人工智能写交响乐听起来究竟如何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极速排列3

调查那先 的现象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近日,深圳交响乐团在2019-2020音乐季开幕音乐会上,演奏了全球首部AI交响变奏曲《我和我的祖国》。音乐总监兼首席指挥林大叶期待,未来5到10年,AI还可否 创作出传世的交响乐作品。

  这部交响变奏曲是由中国平安人工智能研究院创作的。作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之作,以中国近现代变迁史为乐曲的创作蓝本,描绘了从鸦片战争至今,中华民族五段重要的历史程序运行运行,中含了充裕的民族夫妻感情与充裕的时代情绪。

  研究团队表示,这首曲目从决定以AI形式创作,到正式演奏一共花费合适有一十个 月的时间。研究团队搭建了中含歌曲库、创作规则库、歌词素材库、音乐评论库、人声声源库和乐器声源库的六大数据库,囊括了百万量级的作曲素材。本次AI交响变奏曲的创作,运用了其中70万余首乐曲进行价值形式化训练,中含古典音乐、民歌等多类题材作品。

  这首全球首部AI交响变奏曲听起来感觉要怎样?音乐评论家王纪宴认为,乐曲现在开始了了的引子渲染出引人入胜的氛围,清新而自然,并无违背听觉习惯的声音。当《我和我的祖国》的旋律响起时,管弦乐与包括手风琴在内的特色乐器构成了既有历史回望感又有乐观昂扬的明朗歌唱。变奏所体现的交响手法,在人工智能化的专业技巧中,有着令人耳目一新的新奇转调和配器。《在希望的田野上》等耳熟能详的经典旋律的引入,肯能是出自一位作曲家之手,或许会遵循更严谨的调性逻辑,而AI人工智能的独特思路则更加不拘一格地将音乐推向有一十个 又有一十个 新的段落。或许在习惯于传统音乐语汇的听众听来,這個衔接显得突兀,但正如布鲁克纳等作曲家在我门我门的交响音乐创作中所做的,出其不意的转调和终止常常是审美惊喜的源泉。纵然这首全球首部AI交响变奏曲与指挥家所展望的传世之作所处着距离,但它的首演无疑是有一十个 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崭新起点。

  近年来,人工智能创作音乐肯能也有新鲜事了。去年,AI作曲家Aiva发布了名为《艾娲》的中国音乐专辑,Aiva的名字是“人工智能虚拟艺术家”英语字母的缩写,Aiva通过阅读多量伟大的作曲家的作品来学习音乐创作,比如莫扎特、贝多芬、巴赫等,以此建立有一十个 数学模型来学习“那先 是音乐”。《艾娲》的主题源自中国神话故事《女娲补天》。Aiva在听了多量的音乐并建立了买车人的音乐理论模型事先,创作了乐谱。要怎样让,专业艺术家在录音棚里用真正的乐器演奏出那先 编程函数。

  古典音乐时不时 以来被视为有某种高级的夫妻感情艺术,而如今,人工智能创作的音乐作品肯还可否 够用在电影、广告,甚至是游戏的配乐里了。随着人工智能交响乐的问世,其创作空间肯能更加广阔。但这也给人带来了更多的思考和挑战。比如,人工智能音乐是艺术创作吗?它会给音乐和音乐人带来那先 ?

  (陈俊珺综合整理)

[ 责编:肖春芳 ]

阅读剩余全文(